山西省人民政府网|中国地震局| 读秀学术搜索  
首 页 单位概况 新闻中心 台站专栏 地震科技 党建工作 在线服务 地震目录 专题专栏
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专题专栏  >  2018年728防震减灾宣传专题  >  抗震大事记 > 正文
李玉林:飞车进京向中南海报告唐山地震
发布时间:2018-07-18 信息来源:燕赵都市报

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.8秒,唐山发生历史上罕见的大地震,数万人被埋在废墟之下。 

通讯设备被毁,没有人能准确判断出震中的准确位置。当日上午,党中央虽已初步确定了震中,但对灾情具体程度却无从了解。

震后,时任开滦唐山矿工会副主席的李玉林,果断带领曹国成、崔志亮、袁庆武3名同志飞车向首都告急。第一时间将灾情报告给中央领导,为抗震救灾工作赢得了宝贵时间。 

“回想这风雨数十载,最使我难忘的就是唐山大地震后,飞车赴京向党中央汇报的一幕”。李玉林跟记者讲起了当年的情况。

震突袭,舍下父母去矿山

1976年7月27日,时任开滦唐山矿工会副主任的李玉林,又忙活到晚11点多才回家。由于天气闷热,12点多钟他才进屋睡觉。

大地震突然发生的那一刻,天空闪出忽红忽白的地光,接着,地声万炮齐鸣般响起,特别吓人。地震波将人颠起来老高,接着又是剧烈的晃动,然后就是房屋倒塌声,声音逐渐减弱,世界开始陷入一片恐怖的寂静。李玉林被妻子推醒,万幸家里的大衣柜支住了房顶,他快速将3个孩子转移到院里,儿子被吓得不断哭喊,李玉林此时已顾不得太多,身为领导,他惦记的是矿里的情况。

李玉林全身只穿了条三角内裤,飞速向矿区跑去。路已经看不到,他就沿着通向矿山的铁路走,“当时,黑夜静得可怕。”李玉林说,当时他仿佛都能听到心跳声,“铁轨都成S形了,还有的铁轨拱起2米多高。”他焦急地跑着,而心里却出现两条矛盾的道路。“向左稍远是去矿里,向右200米就是父母住的地方,大儿子还在那里不知死活呢”。来不及多想,李玉林朝矿里跑去。赶到矿山,建筑都倒塌了,他心里一阵颤抖,“井下还有几千名弟兄呢”,李玉林登上办公楼废墟,发现“马路对面的市委大院也平了”。

“这么严重的地震,靠正常的电话、电报向上级反映是来不及了”李玉林稳定住情绪,“必须要让党中央尽快知道,以便决定救灾大计!”他的想法,很快得到矿武装部曹国成的认可。“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,赶快找汽车!”救护队司机崔志亮恰好开一辆红色矿山救护车赶来救人。李玉林马上拦车,袁庆武听说要去向党中央报告灾情,也上了车。

果断选择进京路线

28日凌晨4点10分左右,天色微亮,汽车启动了。

李玉林说:“咱们是一个战斗集体,无论谁到了北京,必须把灾情报告给党中央!”大家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。

汽车疾驶而去,路上有人抬着伤员想截车,李玉林果断指挥,争分夺秒赶赴北京。经过唐山主街道时,几乎没看到一个人,很多人都压在废墟下了。车上的大家心情都很沉重,相视默默无言。

当时去北京有几条路可选,南线走芦台、天津到北京,这条路远50多公里,而且有几条大河,一旦桥被震坏,绕路走会拖延时间。北线有两条路,一条是唐山经丰润、玉田;另一条是唐山经韩城到玉田。这两条线都要通过还乡河水泥大桥,如果桥坏了就无法前进。“但后者有一木桥,一旦桥坏了,还可以绕行窝洛沽桥”,最后,他们选择了这条路,后来也证明,他们的决选择是正确的。

天亮时,他们先后赶到玉田县和蓟县,停车加油,李玉林也想给北京打个电话。“结果发现电话、电报都不通。”为了抢时间,李玉林让小崔打开手摇警报器,加足马力前进。

在蓟县,李玉林恰好碰到国家地震局的几个同志赶来,他们奉命向东找震中。了解了唐山灾情后,他们请求:留一位同志领路回唐山。

于是,袁庆武上了他们的车返回唐山,他们中一个姓卞的同志带李玉林去北京。

响着警报飞车进京

驶过通县,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。天已经亮了,汽车向北京建国门飞奔。李玉林说:“十万火急,咱们只有到党中央、国务院去。中央领导现在正等着了解唐山的情况呢。”大家一致同意先报告中央。

北京市内的路宽了,车速更快了,“当时路边到处是帐篷,市民都在那里面躲避地震呢”,但他们却犯了愁,“中南海应该有中央领导,就直奔那吧!”当赶到新华门时,突然有几个军人端着枪准备拦车。李玉林忙将车停下,“我们是从唐山来向党中央报告地震灾情的,整个唐山都震平了。”拦住他们的军人忙告诉他们找国务院接待站。

8点半多,李玉林找到国务院接待站。在门口,他披上修车用的破棉大衣,加上在蓟县借的裤子,蹲在地上用雨水洗了洗手上救人时的血迹,然后跨进国务院接待站。说明来意,工作人员忙打电话报告。这时,外面又进来几位空军同志。原来,他们是从唐山飞机场乘飞机来北京报告灾情的。接待同志打完电话,又领大家乘车到了中南海的北门。几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打着雨伞正等他们,李玉林和卞同志等3个人进了中南海。

“中央领导听我汇报”

他们走进一间很大的会议室(后来才知道这是紫光阁),几位党和国家领导人正在焦急地等他们,并很快给大家找来新军装穿上,李玉林的眼睛开始模糊了。

听了汇报,一位领导问李玉林:“你掌握第一手灾情,我们就听你的了,你就说怎么办吧!”党的领导人如此平易近人,让他终生难忘。此时的李玉林什么也不怕了,“要赶快派解放军到唐山救灾,不怕多,越多越好!”这时,一位军队领导站起来,声音洪亮地命令部队奔赴唐山。

“你能不能绘制一张唐山市草图?”一位领导说,这对李玉林并不难,“我当过10年兵,还是名司机,对画图和唐山地形很熟悉。”不一会儿,他就现场绘制了一张唐山市区草图。

随后,李玉林又提出第二点,希望“把全国各大矿务局的井下救护队,全调往唐山”。“还要让全国各省市急派医疗队”,中央领导听后,边记录边抓紧落实。

“请你把开滦煤矿井下工人的情况再详细说一下,我要给毛主席写报告”,这时,一位工作人员向李玉林提出要求。得知毛主席也在关怀着开滦矿工,李玉林激动得又一次热泪盈眶。

10时左右,中央成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。当日,救援人员火速赶往唐山,大批救灾物资汇聚向唐山……

3天后才得知家人遇难

28日下午6点,李玉林回到唐山,并先后向矿务局和唐山市委汇报了去北京的情况。之后,马不停蹄投入到抗争救灾的工作中。

地震3天以后,李玉林才见到妻子和孩子,并得知家里一共震亡14位亲人,“大儿子是十几天后才被解放军扒出来的”,说到这里,李玉林和老伴的眼睛都有些湿润。因忙于救灾,李玉林没见到一个震亡的亲人。

“人不能自私自利,那时大家想的就是集体利益!”李玉林说起话来慷慨激昂,“那时候,很多唐山人都是先救出陌生群众后,才想起自己家人还埋在房子下呢”。

生死情谊难忘晚年生活幸福

“我们几个人可是生死之交啊!”说起昔日进京的三位矿友,李玉林滔滔不绝。3人中,只有袁庆武在1987年因病去世。

1976年7月27日晚,崔志亮恰好值夜班。大地震发生后,他驾车随李玉林进京。“他可是20天后,才得知妻子和未满八个月的孩子已震亡的。崔志亮返回唐山后就投入到抗震抢险中,当时,我们开车就经过了小崔的家门口,但他硬是毫不迟疑开过去了。”

今年已是58岁的崔志亮,1998年内退,回想起这些往事,他仍然是那样的坚毅,“虽然什么也换不回我妻儿的生命,但我无怨无悔”。

73岁的老党员曹国成,原唐山矿武装部干部,1994年退休。“地震时,根本不知道亲人情况如何,就想最快向党中央汇报灾情”。

“我用5年时间写了一本回忆录!”李玉林偷偷透露,最近这本36万字的回忆录即将由延吉出版社出版,书里记录着一个普通矿工70年的人生经历。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 
网站地图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
主办单位: 山西省地震局   网站标识码:bm53040001
维护单位:山西省地震局宣教中心 晋ICP备:08002754 号 晋公网安备:14010099060150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