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省人民政府网|中国地震局| 读秀学术搜索  
首 页 单位概况 新闻中心 台站专栏 地震科技 党建工作 在线服务 地震目录 专题专栏
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专题专栏  >  2018年728防震减灾宣传专题  >  抗震大事记 > 正文
上海救援唐山大地震纪事录(上)
发布时间:2018-07-19 信息来源:东方早报(上海)

(原标题:上海救援唐山大地震纪事录(上))

据不完全统计,自7月31日至9月24日,上海医疗队共救治伤病员242873人次(其中住院病人3268人次),做大小手术1576例,接生新生儿195名,带教培训赤脚医生347名,协助灾区恢复合作医疗站89所。

金大陆 张鼎

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,唐山发生大地震。当天上午,上海市委、市革委会召开紧急会议,传达灾情,布置救援。上海整座城市的关注点和发力点,迅即转向京津唐,尤其医疗系统刻不容缓地进入了“临战”状况。

一、救死扶伤的“白衣天使”

午后,上海各医学院和上海各市属、区属医院,传达市委紧急会议精神。根据卫生部要求上海作出速派800人医疗队的决定,市委指示第一批派出56个医疗队,每队15人,预备队20个,自带5天干粮和药品。各大医院紧急行动,人员到位,待命出发。

深夜,市卫生局革委会和上海一医、二医20余人,乘坐三叉戟飞机飞往唐山,与当地指挥机构沟通,商定上海赴唐医疗人员的任务分工。在唐山,中央慰问团副团长陈永贵接见了上海医疗大队部的领导,对上海医疗队表示感谢。

29日清晨,上海各医疗队于北站集合,分乘两列火车北上。地处闵行的工农医院医疗队是开着救护车,一路手摇着车铃开进月台的。上海二医所属瑞金等医院各组建2支医疗队,每队均有骨科、普外、内科、麻醉科、检验科及药剂师、护士等医务人员。上海吴淞医院在上级二军大长海医院的指导下,所带野外医疗的装备和器械是最齐全的。海军上海基地的医疗队,得天独厚,直接从上海大场机场飞往唐山。

30日清晨,因前方交通阻断,上海首批医疗队乘坐的列车只得于京津之间的杨村机场待命。下午至傍晚,才乘上各种型号的空军运输机飞往唐山,并在唐山机场露宿。31日清晨,上海抗震救灾医疗大队部召开各医疗队指导员、队长会议。会后,上海各医疗队开始进入灾区。其中工农医院、建工医院等在路南区;虹口中心医院等在路北区;第二医学院医疗队去丰润县;市一人民医院、杨浦区中心医院等在机场,负责重伤员的中转处理等。不久,得悉迁西县有唐山市区和陡河水库转去的1400多位伤员,其中重伤员400多人,医务力量严重不足。上海医疗队调遣中山医院、肿瘤医院两个队前去支援。在此,值得总结的经验教训是因交通和机动能力的问题,上海医疗队从出发到进入灾区,整整花费了48小时,延误了抢救生命的最佳时机。

各医疗队到达现场后,立即展开富有成效的抢救伤员的工作,涌现出大量的感人故事,仅举几例:上海闸北中心医院赴唐医疗队收治一名重症病人。经会诊确认若转院生命难保。两名医护人员献血400CC,使患者顺利脱险。静安区医疗队接治一位肠外露、弥漫性腹膜炎的急症患者。医护人员在简陋的条件下,密切配合完成抢救手术。该患者所属公社书记带领50多位农民,行走30里赶来驻地向医疗队致谢。驻唐解放军从废墟中挖出了埋压147小时的男孩小明明,虹口区中心医院医疗队精心救治,小明明恢复了健康。第二年,白家父子专程赶来上海,向虹口中心医院医疗队赠送了“情深似海,恩重如山”的锦旗。上海各医疗队在灾区收治多名临产孕妇,有的在芦苇席棚里铺上消毒塑料布接生;有的因地制宜搭起简陋产房,保证了婴儿平安降生,纷纷取名“唐沪”、“重建”、“胜震”等。

8月4日上午,市委领导至车站,与上海第二批奔赴唐山的医疗队员握手送行,并勉励大家“好好地为灾区人民服务”。12日,上海医疗队大队部公布《关于第一批医疗队调防、休整、总结及筹建四个临时医院的方案》。于是,13日至15日,上海第一批援唐医务人员撤至唐山机场灯光球场,由第二批人员接替。接着,第一批医疗队接到返沪通知。离唐前,刘子厚等河北省委领导接见了上海医疗队各分队的负责人,表扬上海医疗队“来得快、干得好”,并赠送了奖旗,上书“无私支援情谊深,龙江风格放光辉”。23日晚,上海首批医疗队1400多名队员返回上海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自7月31日至9月24日,上海医疗队共救治伤病员242873人次(其中住院病人3268人次),做大小手术1576例,接生新生儿195名,带教培训赤脚医生347名,协助灾区恢复合作医疗站89所。其中,上海二医学院医疗队诊治了伤病员7100余名(其中住院治疗1900名,巡回医疗5000余名),抢救垂危病人420人,对244名较重伤病员就地施行了手术治疗。上海中医学院、二军大和上海和平妇幼保健院等单位组成的上海医疗队,为唐山东矿区治疗病人28610人次(住院治疗460人),包括开颅等大小手术86人,使许多伤病员转危为安。

二、组建“抗震医院”

8月2日,市革委会召开紧急会议,研究了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希望上海在唐山建立4个临时医院,就地收治伤员的建议,并表态坚决支持。第二天,上海方面即派出35人乘飞机赴唐山,联系筹建临时医院的工作。

12日,上海医疗队大队部公布了上海筹建4个临时医院的任务《方案》,提出暂以上海一医为主,筹建玉田县临时医院;暂以上海二医为主,筹建丰润县临时医院;暂以上海中医学院、二军大和市一人民医院为主,筹建另两个临时医院。

24日,根据市委马天水的指示:关于办临时医院不要向河北省多提意见,讲若干条件,人员、经费、药品、器械、物资等,上海要继续支援解决,单独办也可以,全力支援唐山要贯彻始终。市卫生局革委会王乐三、何秋澄向河北省革委会作了汇报。第二天,由中医学院和二军大筹建的林西临时医院率先开放门诊、药房、化验、放射、供应室和手术室等辅助部门,均已正常开展工作,同时建全了院部多级组织,制定会诊、交接班、医疗、查房、大手术请示报告和业务周会等制度。其他上海援建的三所临时医院也相继对外开放。

31日,市卫生局革委会召开一医、二医、中医学院和二军大党委负责人会议,进一步讨论落实承办临时医院的单位、人员轮换、医疗器械设备和办院经费等问题,并建议各医学院抽调一人参加联络组工作。

根据河北省革委会的意见,上海援建的4所临时医院都定名为“抗震医院”,一般建设在学校的操场上,开始只是几顶帐篷,后来建起了成排的棚屋,门口挂着牌子,设有门诊部和住院部,科室还是较全的,设备也按常规基本配齐(含一台200毫安X光机),当然全是来自上海的医护人员,包括全国知名的专家,如二医的邱蔚六、二军大的马永江教授等。此时,临时医院收治的病人已非地震伤员了,而是从唐山地区赶来的重急症和疑难杂症患者,以至上海医生在简陋的条件下,完成了心脏、颅脑、颌面、泌尿等复杂的外科手术,显示了高超的水准,赢得了超群的声誉。还有一些如宫外孕大出血、流行性脑炎等病人,也都获得转危为安的救治。据不完全统计,上海援建的4座临时抗震医院,累计诊治病患41万人次,手术2.3万例。

10月5日,陈锡联来到第一抗震医院,慰问了上海医疗队员。第二天河北省委、唐山地委等领导又到丰润抗震医院,慰问上海医疗队员。这期间,留在唐山四所抗震医院的上海医护人员经历了毛主席逝世和粉碎“四人帮”。毛主席追悼大会时,上海的医疗队员聚集在化验室,用碘酒染黄了成束的小花,,在食堂里布置了悼念的灵堂。声讨“四人帮”时,上海医疗队也参加大会,登台发言。

1977年7月,上海派出第三批医疗队至唐山,接替轮转的第二批医疗队员,如二医的队伍就有瑞金、仁济、新华、市九等附属医院和院本部的后勤人员共85人组成。在历经9个月的救援工作之后,上海第三批医疗队,于1978年3月18日,集体乘坐“周恩来号”列车返沪。

三、援助唐钢和开滦煤矿

唐钢:唐山是中国北方的工业重镇,其中钢铁和煤矿是支柱产业。大地震摧毁了唐山各工矿企业的基础设施。为恢复唐山的工业雄风,在医疗救治仍在紧张进行的时候,8月上旬,上海就接中央指挥部指令,要求承担修复唐钢的任务。

8月6日,市冶金工业局革委会委派考察组到达冶金工业部。当晚,即随冶金工业部部长抵达唐山。翌日,考察组在唐钢现场,听取唐钢负责人汇报情况及恢复生产的意见。10日,市冶金局革委会向市工交组呈送《关于支援唐山钢铁公司修复第一炼钢厂、中型轧钢厂的情况报告》。马天水批示:对这两个厂,要全部包下来,采取积极负责的态度,全力以赴,坚决地、彻底地、无条件地完成任务。为此,市里召开支援工作专题会议,并决定:由上钢一厂、五厂负责修复唐山第一炼钢厂;由上钢三厂为主,上钢二厂协助修复中型轧钢厂,并组建九人现场工作组驻扎唐山开展工作。同时,对唐钢提供的第一批需要补缺的设备清单,马上组织力量核对库存,局内有的立即发运,局没有的立即上报,请工交组给予调拨。

8月底,上钢开始和鞍钢、基建工程兵等单位,联合承担四个轧钢车间的抢修任务。经勘查,主配电室、电磁站等厂房的大梁断裂、封墙倾斜、屋面板塌落,车间的线路、设备被砸得凌乱不堪。为了摸清情况,上钢的技术人员,冒着屋顶塌落的危险,从悬空的屋面板下爬进去,就地绘制了一套完整的技术图纸,并及时送回上海。在上钢五厂配置了整套设备运回唐钢。与此同时,上钢三厂还支援了一台复产急需的6150型车床和9吨24千克/米的轻轨;上钢二厂将急需的8吨钢丝绳优先发运到唐钢;上钢一厂则将6种规格12千米长的电缆运抵唐钢。上钢各厂的大力支援,不仅解决了抢修中的困难,同时也为复产后的正常生产,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。

经过一个月的紧急抢修,10月1日,年产50万吨的中型轧钢厂在庆祝建国27周年的日子里,轧出了震后第一批优质钢材。

10月13日,冶金工业部在唐山召开全国“支援唐钢”会议,邀请上钢各厂和首钢、鞍钢、包钢、武钢等负责人与会。经协商,确定了各单位继续支援唐钢的技术力量名额。其中,上海支援一、二炼钢、中型厂共计233人。11月3日,冶金工业部向上海下发《关于为唐钢全面恢复生产需支援技术力量的通知》。11日,市冶金局革委会便向各参与援建单位分派派遣任务:由上钢一厂选派78人、二厂27人、三厂58、五厂37人、机修总厂21人、二机修厂12人,并要求应派政治思想好,能够起骨干带头作用,有实践经验,技术熟练,身体健康的职工参加。

就此,1976年12月15日和1977年5月4日,上海冶金系统共派出两批“支唐队”(第二批136名人员)轮转赴唐,全面参与了唐钢机械设备的维修、重建工作。据统计,一年来,上海冶金“支唐队”,共完成化铁炉、转炉、连铸大中修20余次,行车大中修30台,制作60吨电平车2台,修理好车床7台,车床的备件备品加工量提高了1倍以上,修复各种减速箱52只,新装各种类型减速箱31只,修复大小电机300余台,大修80千瓦大电机7台,13.5直流发电机7台,革新1台电工自动裁带机和1台小型机械拉磨顶压机,改革200吨机械压力机,自行设计制作1台300吨油泵压力机,改革模具钻床12套等。

1977年11月23日,市冶金工业局革委会“支唐队”胜利完成任务,全体职工返沪。

开滦煤矿:1976年10月5日上午,接上级通知,为参与开滦煤矿机修厂的抢修工作和发电厂的复建工程,市建一公司首批赴唐山小分队38人,分乘15辆卡车北上。同日,市建工局施工队也集体出发。根据施工要求,这两项工程需要上海支持的施工队伍共3307人,其中包括市建一公司1600人、市建七公司850人、基础公司60人、供销处60人、安装公司150人、机施公司200人、华建厂80人、局工作组7人等。

10月7日,市革委会工交组向市委呈送《关于支援唐山开滦煤矿机修厂、电厂修建工程的请示报告》。《报告》针对支援过程中所需材料、运输设备及施工机具、工程现场的组织领导等问题进行请示和说明。接着,因为施工的开展以及唐山方面供应材料的短缺,11月24日,市建工局供销处直接向市工交组提交《报告》,提出唐山工程急需解决搭脚手架的毛竹、化工材料、电焊条、油料、建筑五金、建材(石棉瓦、玻璃、油毛毡)等二、三类物资。因分配和采购尚未明确,建议按市内基建任务的分配和采购渠道,由市有关专业公司在上海统筹解决。根据市委全力支持唐山工程的要求,12月15日,市工交组向市物资局、商业一局、建工局、华东电管局等革委会下发了《通知》,要求相关部门积极供应唐山建设所需要的物资。

材料、器械等物资供应解决了,唐山工程所需物资的运输问题又成了新的“瓶颈”。12月21日,市建工局供销处向局革委会提交《报告》称:一、唐山开滦煤矿二厂复建工程,高峰时每月需用水泥、砖瓦砂石等建材10000 吨以上,要确保这些材料的运输,需用4吨汽车50辆才能承担;但在现有的车辆中,尚能适应唐山运输的汽车最多只有20辆,尚缺60%的运能,故建议向市有关领导反映汇报,另行安排市有关运输部门到唐山承担运输任务。为此,市建工局向市革委会工交组呈送了《唐山复建工程要求解决运输的请示报告》,请求“在市内组织200余吨位的运输力量,以解决物资运输问题”。

1977年1月18日新年伊始,华国锋主席接见了开滦煤矿代表。市建工局驻唐山工作组负责人参加了接见。华国锋详细听取汇报,并作了重要指示。

4月1日,市建一公司驻唐工作组在援唐工地上召开“大学大批促大干,千军万马战机厂”誓师大会。开滦煤矿机修厂党委和市建工局工作组领导发表讲话,对公司所取得的业绩表示祝贺,并决定增派1、2、6队的施工力量来唐参战,以形成全公司的“大会战”。与此同时,市革委会基建组向有关各局、设计院及机电设备公司、机械设备成套公司、建设银行革委会等部门下发《通知》,决定成立“上海市援建开滦煤矿工作组”,以便自上而下,上下贯通,加强上海与唐山援建现场工作的同步指挥,并公布了该组的领导任命。正是有了如此强健的组织构架和运行功能,唐山建设工地不断提请解决的大量建材、化工、水电等材料,顺畅地得到解决。

在唐援建的上海工人也是好样的,有深夜冒着暴雨赶到工地,对工程采取保护措施的;有为承担排险、拆除破损厂房过程中发生意外,而身负重伤和牺牲在唐山救援第一线的。上海建工的“功与痛”,写就了上海救援唐山大地震的重要一笔。

经过大半年的“会战”,截至1977年6月底,市建工局支援开滦煤矿机修厂和发电厂的土建工程共103983平方米,竣工49680平方米,清理废墟99000吨。原定6月底完成的开滦机厂一期工程38613平方米的7个项目,提前10天竣工。同时,还提前完成了二期工程的3个项目。

此外,上海混凝土一厂也接到援建的任务,共选派200多人入唐,并在驻地挂起了“上海混凝土一厂唐山分厂”的牌子。该厂负责为开滦煤矿电厂、机修总厂重建,进行成型钢筋加工和混凝土构件生产,据统计,合计加工成型钢筋达6000吨左右,生产混凝土构件有桁车梁、花篮梁等。至1977年8月前后,上海的援建人员返沪。

[作者金大陆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,张鼎系中共上海市静安区委党史研究室科员。本文节选自《上海救援唐山大地震》(档案史料卷),上海文化出版社2016年版。田春玲编辑,工作邮箱:tiancl@thepaper.cn]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 
网站地图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
主办单位: 山西省地震局   网站标识码:bm53040001
维护单位:山西省地震局宣教中心 晋ICP备:08002754 号 晋公网安备:1401009906015001号